中工娱乐

《司藤》原著作者尾鱼发微博要求剧本编审权,一石引起影视圈内千层浪

“魔改”作品得分低, 到底该是谁的锅?

来源:羊城晚报
2021-12-01 14:04:12
咪乐|直播|app|官网链接 馆内大部分的收藏是由奥古斯特和杜督伊(AugusteEugèneDUTUIT)兄弟最早遗赠给巴黎市政府的古代艺术藏品系列。

  原标题:《司藤》原著作者尾鱼发微博要求剧本编审权,一石引起影视圈内千层浪(引题)

  “魔改”作品得分低, 到底该是谁的锅?(主题)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如今,IP改编剧的火热势头不减,但改编成功的精品剧却不多,不少原著作品甚至遭遇剧方“魔改”(颠覆性修改),不仅书粉心疼,原著作者也无法接受被改到“亲妈”都不认识的作品。最近,终于有“大女主”站出来发声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司藤》原著作者尾鱼万万没想到,自己11月18日发布微博长文,把“问题”搬上台面,控诉剧方“魔改”原著,向其要求剧本编审权一事,会引发编剧圈强烈反弹。虽然尾鱼迅速息事宁人表示无意指责编剧,但此事依然持续发酵多日。

  所以,到底谁该为IP“魔改”负责?

  怨气

  作品被“魔改”,作者提意见被无视

  “你不是专业的,不了解市场,观众就喜欢这样的人设和故事。”

  11月18日,网文作者尾鱼在微博发长文,控诉剧方在创作剧本时“魔改”原著的现象:“截至目前,真是除了《司藤》,其它的改编剧本,送到我手里的,我都表示了强烈反对。”尾鱼举例:两部小说在剧本改编后,人设、故事面目全非。她提出修改建议,一个建议被剧方回复“你不是专业的,不了解市场,观众就喜欢这样的人设和故事”;另一个建议则被剧方回复“你可能不太了解剧本,有时候吧,剧本看着不好看,拍出来就好看了”。

  尾鱼今年曾尝试阻止两部“魔改”自己作品的剧集开机,但效果不好。于是,她作出决定:“我跟经纪人说,以后签合同,请一定要求作者对剧本的编审权(以前我们也尝试着要过,基本要不下来),要么就别卖了,不想赚这钱了。”

  有网友在评论区建议尾鱼:自己当编剧就可以完美解决困扰。尾鱼表示做编剧会耽误写小说,而且自己目前不够格当编剧:“编剧相对专业,理应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有很多编剧朋友,都很有才华)。要求剧本意见权,是希望在剧本的打磨过程中,作者的意见也能被包含其中,而不是排除在外。”

  毫无疑问,尾鱼的核心诉求是在剧方安排编剧改编原著时,原著作者拥有审核剧本的权利。但按照现行《著作权法》规定,并没有“剧本编审权”“剧本意见权”等概念,原著作者通过版权售卖转让给影视公司的权利主要为改编权及摄制权。原著作者若想拥有编审权利,需要与剧方在合同中明确规定。当然,如果原著作者认为影视公司“魔改”剧本,可能涉及侵犯原著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可上诉求赔偿。

  吐槽

  改编的作品书粉不认可,豆瓣得分也低

  “感觉自己没看过原著似的。”

  尾鱼的诉求获得书粉集体支持。有人试图一探究竟,找到被尾鱼阻止开机的作品。在今年6月的上海电视节上,腾讯视频通过剧作发布会高调公开尾鱼系列作品改编片单,包括《四月间事》《枭起青壤》《西出玉门》《三线轮回》《龙骨焚箱》。尾鱼发微博后,不少书粉怀疑尾鱼阻止开机的其中一部作品是即将开机的《西出玉门》,不过尾鱼迅速否认。

  尾鱼引发资本关注前,在网文界已有不小的名气,是晋江文学城的驻站签约作者。在书迷眼中,尾鱼的作品带有中国古代志怪小说特色:脑洞大,集灵异、悬疑、言情为一体,其小说改编难度较大。

  以改编自其经典作品《半妖司藤》的《司藤》为例,景甜饰演的女主角司藤,真身是白藤化身的妖。这种设定对故事线铺排及特效设计要求极高,一旦制作水准达不到高要求,改编剧的口碑很可能连豆瓣评分及格线都达不到。

  尾鱼对剧方“魔改”原著可谓积怨已久。在7分的爆款剧《司藤》之前,尾鱼作品的IP改编剧豆瓣评分都不高。剧集《示铃录》改编自《怨气撞铃》,由搜狐视频出品,于2016年开播,制片人是白一骢,导演是林楠,编剧是曾参与《暗黑者》《老九门》的张鸢盎,但《示铃录》的豆瓣评分仅为3.3分。该剧被网友吐槽制作粗糙、改编混乱、审美差……有书粉吐槽道:“惨不忍睹!我的怨气都要撞铃了!”借着《司藤》热播大势,今年3月30日,改编自《开封志怪》的《玉昭令》在爱奇艺开播,该剧豆瓣评分仅为4.1分。观众在评论区吐槽:“感觉自己没看过原著似的。”  

  困境

  IP改编剧既是香饽饽也是苦果果

  天下霸唱状告《九层妖塔》电影方侵害了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

  前几年,随着资本强势入局,IP改编剧一度成为影视剧市场的香饽饽。拥有庞大书粉的网文作者也成为市场追捧的对象,例如,“盗墓界”的南派三叔和天下霸唱,其作品被多个影视方购买版权后进行改编创作。不过,网文作品改编的质量则要看运气。

  尾鱼的遭遇并不是个例。

  网文界的顶流作者匪我思存,由其小说改编的IP剧中,豆瓣评分较高的包括8.4分的《来不及说我爱你》、7.6分的《东宫》等。但也不乏低分剧,如4.9分的《寂寞空庭春欲晚》、2.9分的《爱情的开关》等。

  相比之下,八月长安算运气好的作者,她创作的“振华三部曲”中,《最好的我们》《你好,旧时光》都成为爆款剧,捧红了刘昊然、谭松韵、张新成、李兰迪等一众演员,但《橘生淮南·暗恋》却没能延续高口碑,两版IP改编剧均遭遇口碑滑铁卢,引发原著粉丝不满。

  相比之下,目前运气最好的作者是紫金陈。他的作品《无证之罪》《坏小孩》《长夜难明》,经过影视化改编后被制作成《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三部作品的豆瓣评分分别为8.1分、8.8分、9.1分。

  原著作品被剧方“魔改”后,作者真的投诉无门吗?2016年1月,系列小说《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张牧野认为电影《九层妖塔》对《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存在严重的歪曲、篡改,侵害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将电影方诉至法院。2021-12-01,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电影《九层妖塔》侵权案。二审判决认定,在获得对原作品改编权的情况下,改编作品所作改动应当符合必要限度。《九层妖塔》的改动是对涉案小说主要人物设定、故事背景等核心表达要素的大幅度改动,对作者在原作品中表达的观点和情感作了本质上的改变,因而构成了对原作品歪曲、篡改,判令中影公司、梦想者公司、乐视公司赔偿张牧野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等。

  乱象

  编剧语出惊人,揭开行业争议话题  

  “编剧连自己的剧本都保不住,导演连自己的剪辑权都保不住,院线连排片权都保不住。”

  在尾鱼发控诉长文之后,紫金陈力挺尾鱼,并发微博道:“如果一部剧只是剧情不行的话,第一责任人肯定是编剧,第二是导演和制片人,剧本是他们通过的。其他人都是无关的。编剧有时会把剧本差归咎到各方人马的创作干预,说句得罪人的话,真正的好剧本,各方看了都会觉得好,某一方想魔改,其他方也不会同意,谁都想提点意见的剧本,也就那样吧。”

  万万没想到,这条微博进一步激化了矛盾,引发大量编剧不满,并将矛头直指尾鱼和紫金陈。虽然尾鱼解释“我其实没有怼编剧,只是希望剧方能适当参考一下作者的意见。以后我会措辞更严谨一点,避免误伤”,紫金陈也删除了微博,并表示“引起一些行业误会,我深感抱歉。我只是表达剧本是一部剧最重要的一环,我极其尊重优秀的、敬业的、有专业水准的编剧”,但不少编剧依然在社交网络言辞激烈地发表意见。有人更揭开了编剧及影视制作环节的不少乱象。

  责任在编剧?

  编剧建议作者也来当一当编剧  

  对于紫金陈认为“剧情不行,责任在编剧”的言论,微博署名为“_读乐乐”的网友回复紫金陈:“你自己得了编剧红利,转头就来踩编剧,忽悠了多少编剧来做你的项目?”这位网友更艾特尾鱼,向她科普“影视剧编审”岗位:“编审一般是由资历非常高的责编或编剧来担任的,至少有过几部成功上映或播出的影视剧的剧本编审或编剧经历……”这一回复遭到尾鱼反驳:“我可能不了解编审权的具体意思,我们的表达一直是希望作者对剧本有一定的意见权,而不是提出任何意见都被认为不专业、外行指导内行。说到底,作者也是观众的一份子,既然要尊重观众,为什么要把作者排除呢?”

  很快,“_读乐乐”被网友扒出是业内知名编剧江光煜,她改编的作品有《寂寞空庭春欲晚》《放弃我,抓紧我》《我知道你的秘密》等,这些作品的豆瓣评分几乎都在5分以下。对于改编作品豆瓣评分低的说法,江光煜回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在每个项目里得到了尊重,交到了朋友,学到了本领。”

  “_读乐乐”也在对尾鱼的进一步回复中揭开了行业内幕:“很多作者在自己做过一次编剧后,都会变得理性很多。编剧连自己的剧本都保不住,导演连自己的剪辑权都保不住,院线连排片权都保不住。”尾鱼再次强调自己只是希望剧方尊重原著作者意见,并没有贬低编剧和导演。

  责任在团队?

  “外行指导内行,谁都能来提意见、改剧本”

  很快,不少圈内人参与到这场行业话题讨论中,微博名为“圈里人的隐藏者”的业内人士指出“草台班子”的编剧乱象:很多编剧都不是科班出身,随便看两部影视剧就是资深从业者了,编审团队负责修改剧本的执行编剧甚至由刚毕业的学生负责,同时,制片人、导演、平台、剧宣、主演等人都要给剧本提意见,“以前开会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观众就爱看这种’‘这种没人看’‘现在小孩喜欢这种’‘电视机前的大妈喜欢看’”。

  《太子妃升职记》《只是结婚的关系》的编剧尚梦璐则转发此微博并指出,作为对影视剧的编剧工作进行指导把关的人,责编的优劣也很关键,“外行指导内行,谁都能来提意见。你永远不知道最终的播出剧情离编剧的终稿剧本差了多远。以后千万不要看编剧来判断剧是否可期待,改看责编是谁比较靠谱,一个剧最终呈现大概率就是责编意志和偏好的执行”。她认为,遇到好责编是非常幸运的。

  责任在甲方?

  汪海林建议写作者停止争论创作更好作品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铁齿铜牙纪晓岚》编剧汪海林指出如今影视圈文字创作的问题——网文作者对文字打磨不精,具备专业技能的好编剧难寻,同时,再成功的编剧也要面对甲方的挑剔和评判。他认为,“网文作者抱怨编剧‘魔改’,编剧抱怨网文太烂,都是不成熟的表现。互相尊重,互相提醒,都别膨胀,要认识到,写作者共同的敌人是资本。”

  有趣的是,汪海林还搬出了“编剧帮”曾帮助“网文帮”维权的事,认为网文作者攻击编剧“仅亲者痛仇者快”,他表示下次网文作者遇到麻烦,编剧们依然会拔刀相助,因为天下写作者是一家。他也摆出调停姿态:“希望都把目光投向更远处,天地广阔,不要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阅读市场、影音市场都是星辰大海,读者和观众需要更多的原创内容。”他还建议,写作者应该乘风破浪,在各自领域做好自己。

  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电视剧《永不消逝的电波》的编剧余飞指出,编剧都以原创为荣,去做改编工作时,方向质量都是甲方控制:“觉得小说被改坏了,应该找买你版权的人算账。网络作家指点编剧,说明他不了解影视行业,喷错了对象。网络作家高手如云,编剧行业水也很深。”

责任编辑:刘涵越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