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突围》:复调形式交汇出新语境中的深刻反思

来源:文汇报
2021-11-30 09:32:49
咪乐|直播|在线 在旅游业发展的实践中,文化与旅游的重合度越来越高。

  原标题:

  《突围》:复调形式交汇出新语境中的深刻反思

  观点提要

  《突围》的主要情节围绕国有企业中福集团的问题层层展开,通过纵横交错的人际关系网络,形成了映照与反衬关系,构成了一幅生动的时代画卷和社会众生相。剧集在正反双方的对抗中构建戏剧冲突;在人物的蜕变中揭示人性暗区;从“历史”与“现实”的对话中,呈现党员干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内涵。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出现了一批反腐题材的影视作品,如《苍天在上》 《大雪无痕》 《省委书记》 《黑洞》 《忠诚》 《国家公诉》 《绝对权力》 《人民检察官》等。2017年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则成为年度的现象级作品,引发的关注和讨论涉及多个领域。在这种背景下,电视剧《突围》如何突破,才能让观众觉得耳目一新,产生新的感悟与反思?

  对干部各种“腐败”与“病症”的全面梳理

  观众对于“腐败”的想象与定义,大都与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有关。 《突围》的创作者对于领导干部的“腐败”作了更全面和深刻的梳理。在《突围》中,关于矿工新村棚户区的改造,京州市以及光明区足足拖了五年。京州市委书记吕德光对光明区原区长陈英诚连降三级,把他贬到青少年活动中心做天文辅导老师, “罪名”是懒政。

  陈英诚没有贪污,但他对工作采取应付、拖延的态度,这种“懒政”占用了行政资源,人民赋予的权力,导致人民群众在改革的浪潮中缺乏获得感与幸福感。皮丹、陆建设是京州中福的重要领导,但皮丹只想着自己炒房,对于京州能源的困境不管不顾,陆建设因为升迁无望,对工作敷衍了事而装病怠工。

  “懒政”是一种破坏性不小的“病症”。这样的干部在明面上并没有贪污受贿,但他们对待工作,没有责任心和担当精神,损害了党员干部的形象,影响了国有企业的发展,严重削弱了集体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林满江表面上正直清廉,但他在任用干部时,首先看对方是否忠诚,是否好拿捏, “忠诚永远要摆在能力的前面”,不管对方是否有能力、品格等方面的缺陷。当林满江把不能胜任的人推上高位,这个人不会想到自己的使命担当,对党的忠诚,只会对林满江言听计从、忠心耿耿。这会造成干部任用的“逆淘汰”,使真正有贤有能的干部没有施展的空间。林满江“任人唯忠”,不仅为他的权钱交易提供了便利条件,还满足了他的权力欲和成就感,享受下属对他卑躬屈膝的讨好与服从,陶醉于那种众星捧月的虚荣、说一不二的霸气、掌控一切的豪情。

  石红杏对于林满江有着无底线的崇拜。这种崇拜固然源于她年轻时对于师兄的好感,也夹杂了对于权力的臣服。林满江让出身低微、能力平庸的石红杏成为管理大型国有企业子公司的总经理,她焉能不对林满江感恩戴德?石红杏不仅将林满江在各种场合的讲话都认真记了上百本笔记本,还在办公室和家里挂上林满江的画像。石红杏对于林满江的任何指示都能坚决贯彻执行,成为林满江违法犯罪的“白手套”。在中福集团花47亿购买两个估值只有15亿的煤矿时,她没有收受贿赂,也不怀疑林满江是否从中谋利,更没有以党性原则保护好国有资产。

  《突围》用一种更具穿透力的方式,向观众展示了“懒政” “任人唯忠”“放弃党性原则”等“病症”,对于风清气正的工作风气的破坏,对于健康有力的组织架构的侵蚀,对于奋斗初心与责任担当的消解;对于“腐败”与“病症”的有力揭示,使《突围》对世道人心、百姓愿望有了更为鲜活的反映和呈现。

  人物形象的立体感与人物谱系的辐射性

  《突围》中,我们看到了齐本安、李学习、吕德光、牛俊杰这样内心正直,有责任有担当的干部形象,也看到了陈英诚、皮丹这样混日子懒政的干部,还有林满江这样一手遮天、两面三刀的强势领导。剧作对正面人物的塑造,既强调了他们的性格魅力,也不避讳人物身上的缺点,如吕德光的霸道,齐本安的软弱,牛俊杰的牢骚满腹。对于一些反面人物,剧作也避免概念化的倾向,而是呈现人性中暧昧驳杂的一面。林满江身上有胆识有魄力,但他的刚愎自用、以权谋私又是“王者风范”的一体两面。奴颜媚骨自私自利的陆建设身居核心权力圈之外的落寞与不甘,对于谋求核心权力的急迫与焦虑,又有真实自然的一面。

  林满江身上的多面性为演员提供了广阔的表演空间,也提出了极高的要求。他出场时就已身居高位,他多数时候都镇定自若,看似亲切宽厚实则不怒自威,看似儒雅随和实则工于心计。黄志忠保持了表演的克制和表情的含蓄,他说话时,为了体现成熟而惜字如金,为了与人拉近关系还故作轻松,表现与石红杏、齐本安的师兄妹之情还热泪盈眶,但他背后的机锋,下手的力道又令人不寒而栗。随着齐本安的追查深入,林满江表现愤怒的方式在不同场合有不同的处理,有时内心翻江倒海但外表仍要保持威严形象,当齐本安拿出小金库的账本时,他又爆发出雷霆之怒……黄志忠对于人物身份、性格、心理的把握都极为精准,在人物处境发生变化时,也体现出表演的层次感。

  饰演石红杏的闫妮的表演也面临重重挑战,石红杏在剧作开始时,动作与说话方式中的柔媚与风情,确实让观众有一种“似是故人来”的熟悉感,随着石红杏慢慢破除对林满江的迷信,人物身上的犹豫、无奈、刚强交织在一起,表情里的觉醒与痛苦、矛盾与忐忑都自然地流露出来。正因为剧作在人物塑造时自觉向人性的丰富性与现实的真实感努力,演员才有机会尽情展现自己的表演才华。

  《突围》让观众意识到,一个真正为民分忧,为国担责的领导干部,要戒绝私心,保持无欲则刚的坦荡与真诚,要对抗普遍与真实的人性弱点。对一些反面人物,剧作也着力揭示他们在人性人情中夹杂的私心杂念,在利益追逐时的贪婪、精明,在矛盾时刻的犹豫、软弱和逃避。正因为对人物性格的复杂状态,对人性中晦暗部分的犀利洞察,这些人物立体可信,富有性格的感染力与现实的反思意义。

  《突围》的主要情节都围绕国有企业中福集团的问题展开,通过纵横交错的人际关系网络,剧作的人物谱系涵盖了党政领导、国企高管、民营企业负责人、媒体从业人员、普通工人、自由创业者等,勾勒了中国社会的大致格局与面貌。这些人物实力、背景相差极大,剧作用血缘、友情等方式将他们进行连接,剧情“形散神不散”,还在各种人物之间形成了映照与反衬关系,从而构成了一幅生动的时代画卷和社会众生相。

  这些人物承载了不同代际间价值观念的变迁,折射了不同阶层的生存状态和内心渴望。程端阳工作于改革开放之前和初期,她努力工作,勤勤恳恳,大公无私,她是“全国劳模”,老一辈工人阶级的代表。程端阳的徒弟林满江是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起来的有胆识有能力有手段的国企领导。林满江的儿子林小伟,结识京州市委书记吕德光的女儿吕佳佳,他们两人成为门当户对的恋人;工人后代秦小冲才华、外表出众,前妻是超市的理货员;平民子弟李顺东人穷志短,被石红杏的十万元买断了爱情……

  在这样的人物谱系中,剧作深入中国社会广阔的生活面,没有满足于酣畅淋漓的正义战胜邪恶的戏码,而是在揭示经济高速发展后,许多新型的腐败与病症,某些人价值观念正在经历从“公”到“私”的嬗变,这就对深化改革、党风廉政建设提出更高的要求。

  平行剪辑与“历史闪回”的复调意义

  《突围》的核心事件是中福集团在一起矿产收购中,涉及国有资产流失以及利益输送,在45集的叙述与展开中,过分依赖对话,缺少丰富的影像与现实细节。剧作大量用旁白的声音来评论情节,并描述人物的心理起伏。好在,剧作在处理大量的对话戏时,有意识地通过平行剪辑的方式,使多场对话同时进行,制造一种映照与对话的效果,引导观众注意这些对话之间的相通以及反差,每一场对话成为一个独立的声部,多场对话交替进行,以复调的形式交汇出新的意义空间。

  除了这种现实时空的多线展开,剧作还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展开对话。在“历史”部分,我们看到了共产党员那种大公无私的初心,义无返顾的使命。而对照“现实”部分,剧作提出了意味深长的问题:在苦难深重的年代里,共产党员襟怀坦白,心底无私,随着经济的发展,物质生活的富裕,如何保持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坚守信仰与忠诚?

  林满江多次提到,国有企业有其特殊性,企业的生命线是利润,否则抓再多的腐败分子也没有用。齐本安却认为,他们首先是共产党员,其次才是企业领导,要接受党纪国法的约束,更要进行党风廉政建设。剧作从中福集团的历史入手,提出“不忘初心”的告诫,将反腐倡廉提升到国家兴亡的高度;在当下发展经济的形势下,我们要面对党纪国法层面的正邪对决,还要倡导领导干部正确的价值观,对人性中自私、懒惰、虚荣等弱点的清醒认识与坚决抵制,这也是《突围》在反腐题材影视剧中的重要突破,也是对于新的时代语境中人性的深刻洞察与深沉反思。

  (龚金平 作者为复旦大学副教授、电影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

责任编辑:刘涵越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