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当综艺节目办成“辩论赛” 《导演请指教》能帮到导演吗?

来源:羊城晚报
2021-11-30 13:24:18
咪乐|直播|软件二维码 未经许可而非法进入其它电脑系统是禁止的。

  原标题:当综艺节目办成“辩论赛”(引题)

  《导演请指教》能帮到导演吗?(主题)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竞演类综艺《导演请指教》上周首播后火了!“导演请指教是吐槽大会吧”“导演请指教影评人好敢说”等话题迅速登上热搜榜。但与微博平台的高话题讨论度不同,这档节目在豆瓣却被“一星”低评级刷屏。

  与《演员请就位》一脉相承,《导演请指教》的基本设置是导演拍片、观众鉴片后选出心仪作品,进而评出高下。核心应该是“作品为王”,但首期节目却有些焦点模糊:导演拍摄阶段,强行设置诸多门槛;观众鉴赏阶段,也未给足解读空间。

  竞演—模式换汤不换药

  《导演请指教》上线,同演技竞演类综艺给观众带来的审美疲劳有关。自四年前,浙江卫视推出《演员的诞生》一炮而红后,《演员请就位》《演技派》《演员的品格》等同类型综艺陆续出现。

  如今,《演员请就位》出品方顺理成章推出《导演请指教》,两档节目的人员配置来了个“大挪移”:在《演员请就位》中坐镇导师席的导演,成了《导演请指教》的参赛选手;作为前者参赛选手的演员,成为了后者中帮助导演完成任务的“工具人”;在前者坐鉴评团席位的制片人,坐上了《导演请指教》的“导师席”。

  两者的模式也是一脉相承,大致脉络为“选人+拍戏+观影+评论+淘汰”:16位导演选经典影视IP打造剧本,拍成一部10分钟左右的短片。在观影会上,导演两两一组PK。王晶、方励、陈祉希、郝蕾四位制片人,决定进入下一轮的导演,以及进入待定席的导演。这种模式形成了一种有趣的产业闭环——导演产出作品,制片人负责预算、市场,影评人分析内容,观众凭喜好购票。

  人选—他们需要扶持吗?

  本季《导演请指教》的一大主题是扶持新人导演,号称“基于新人导演所面临的行业生态以及时代责任,希望尽绵薄之力,为优秀的导演搭建一个平台,让创作的价值被更多人看到”。但16位新人导演名单出来后,网上一片质疑:“他们是新人?他们需要被看到?”

  比如跨界导演蔡康永、韩雪、梁龙、吴镇宇、吴中天等,就惹来众多质疑:“韩雪搬出了张艺谋团队和韩红来做幕后,她用扶持?”另一类是宁元元、王文也、德格娜等“影二代”。其中,宁元元的父亲是第六代导演张元,母亲是编剧宁岱;王文也的父亲是华谊兄弟传媒集团CEO王中磊。有诸多代表作的关锦鹏成为选手之一,更是让人不解,有网友评论:“如果关锦鹏也算新人导演,那王晶、尔冬升、徐克都可以来参赛了!”

  “豪华”的导演名单,引来不少网友质疑《导演请指教》动机不纯:“真正需要机会的年轻创作者,似乎无法闯入这档节目。”“究竟是导演需要曝光率还是节目组需要曝光率?”

  创作—导演作品受质疑

  《导演请指教》节目组要求导演在两到三天时间内拍完一部短片。但首期播出后,除了包贝尔对于《哪吒》的改编达到及格线外,其余三位导演的水准和态度均受到质疑。

  二手玫瑰的主唱梁龙执导改编了IP《疯狂的外星人》,整部短片台词极少,依靠视觉语言讲故事,晦涩的叙事表达让不少观众陷入理解困境。由于投票数低于观影临界值,这部短片未被播完。现场有演员请梁龙介绍他的故事思路,梁龙以短片没播完为由,拒绝解读自己。

  《逐梦演艺圈》导演毕志飞改编执导了费穆名作《小城之春》。但李诚儒直言这个短片缺乏原创性,毕志飞只是临摹得很像,但临摹得再像都不是他的作品。此外,毕志飞在拍摄过程中展露的工作状态也被吐槽:他理不清人物关系和叙事逻辑,让演员梳理脉络,演员吕星辰直接回怼:“导演,这个应该你来告诉我们!”不过,碍于两两PK的赛制,由于梁龙的短片没有播完,毕志飞“不战而胜”。

  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老师相国强,改编执导了短片《哪吒闹海》。这部短片叙事逻辑不够清晰,并未得到现场鉴评团认可,弹幕也是差评居多。有网友吐槽:“出走半生干行活,归来仍是学生作业。”对于批评,相国强并不接受:“这个片子还挺深的,他们没有理解这个片子。”“如果你们能把片子客观地放到网上,它肯定会火的。”这惹来更多网友吐槽:“不是我不好,是你们不懂我……看不起观众?精神胜利法?”

  效果—“辩论赛”喧宾夺主

  一档以扶持年轻导演为己任的节目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混乱的?与节目组对鉴评团评论发言的剪辑选择不无关系。节目中,能掀起话题讨论的观点输出很多,但由于许多观点并未顺藤摸瓜、深度挖掘,且剪辑缺乏梳理,最终呈现的效果显得话题缺乏逻辑梳理,辩论赛便成了吵架局。

  影评圈的“护短”现象,体现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孟中教授对同事相国强短片的评论上。他说:“相国强导演是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的,我敢保证地说一句话,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技术上面不会成为问题。”这句评论很快遭到郝蕾反驳:“从专业学校毕业了,拍得很烂的,改了行的多的是,这不是一个评判标准。”可惜的是,这番唇枪舌剑后,两人并未对自己的观点展开说明,撕开了现象,但未触及本质:学院派是否盲目自信?电影专业教育是否有值得反思之处?

  影评圈的“掉书袋”现象,体现在孟中和王旭东对毕志飞短片的评论上。两人搬出了中国电影史质问毕志飞的美学追究和镜头语言。王旭东把评论现场变成了论文答辩现场,问毕志飞:“费穆先生的其他作品你看过吗?《狼山喋血记》和《孔夫子》,它们的东方美学体现在哪里?具体说几个镜头!”观众凌乱了:“东方美学是什么?如何体现?他们从头到尾都没说。”

  影评人与普通观众的隔阂也在剪辑中被放大。比如,一些影评人力撑梁龙的默片时,有观众质疑他们故作高深,影评人赵文迪回应道:“我们是用我们的行业知识和经验告诉观众这部影片的创作思路。我们告诉你,你们才能够从正确的入口进和正确的出口出。”但影评人给的出入口一定正确吗?观众需要被引导吗?有条弹幕代表了许多人的看法:“唯一有权指教导演的只有观众。”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