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音乐才子”牵手2021广州爵士音乐节

李泉:虽是十足大叔,但我不会“油腻”

来源:羊城晚报
2021-12-03 13:40:55
咪乐|直播|苹果手机下载 但也因为坐着很舒服,加上智能手机和Wi-Fi的普及,有人在马桶上坐很长时间,而如厕时间的增长,也有可能增加痔疮等疾病的发病率。

  原标题:“音乐才子”牵手2021广州爵士音乐节(引题)

  李泉:虽是十足大叔,但我不会“油腻”(主题)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11月5日晚,广州星海音乐厅,伴随着乐队演奏的热场音乐,一身轻松装扮的李泉上场了。白衬衫、黑色休闲裤、白色运动鞋……“叔味”寥寥,反而颇有几分少年气的他,让观众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这里是2021广州爵士音乐节,《爵仕:李泉和他的朋友们》音乐会作为开幕演出率先亮相,这也是他们与星海音乐厅的“初相逢”。演出结束后,李泉在后台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包容的广州,跟爵士很般配”

  一上台,李泉显得极为放松,一声粤语“大家好”,引发观众席一阵会心的笑声和掌声。

  演出过程中,他唱唱弹弹、聊聊侃侃,《Mack the Knife》《Have You Meet Miss Jones》《Unforgettable》等各个音乐时期的经典作品被轮番演绎,当然也少不了李泉的代表作《走钢索的人》《眼色》。站在台上,李泉惋惜又感叹地透露,《眼色》原是为梅艳芳所作,可惜“还没等到成品,她就因病去世了”。

  他还带来了自己于2020年创作的新歌《中年》,并安利了自己近来喜欢的音乐人Jamie Cullum,同时不忘幽默调侃自己“年纪大了后,喜欢的音乐家年纪都比自己小了”。

  原定90分钟无中场休息的演出,因为李泉的健谈和观众的热情撑足了100分钟。最后,在观众的掌声和欢呼声中,脱掉衬衫、只穿着白色短袖T恤的他,返场弹唱了一首多年前为范晓萱打造的《我要我们在一起》。

  演出结束后,李泉在后台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对于这次演出经历,他表示十分满意:“非常荣幸能够在星海音乐厅演出,众所周知,这里是国内最有名的古典音乐圣殿之一。我演得很开心,我觉得台下的听众也应该蛮开心的,大家的互动都挺好。”

  上海生上海长,李泉身上的“海派”气息浓重,但在他眼中,务实的广州和上海一样,都有非常适合爵士乐的土壤。“广州跟上海都是开埠很早的城市,所以市民在接受多元文化和外来文化的时候,普遍拥有非常强的包容心。”他说。

  “我仍在追求一部伟大的作品”

  提起李泉,人们总会联想到“才华”二字。钢琴专业科班出身,曾经为周冰倩、黄格选、杜德伟、范晓萱、林宥嘉等几代歌手打造代表作,又屡屡斩获大奖……李泉在创作力和音乐的高级感上,似乎从未让歌迷失望过。

  但是对于“音乐才子”的称谓,李泉始终保持着谨慎和谦逊,甚至认为自己的才华“不值一提”:“从小,我就有幸见识过很多非常有才华的音乐家,他们让我得以清醒地认识自己——我的才华完全是属于那种不值一提的。所以,我一直都非常尊重真正有才华的人,尊重真正好的作品。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我这一辈子可以写出一部真正伟大的作品。”

  李泉坦言,他会遭遇所有人都会经历的问题,“焦虑了,失眠了,写不出东西,自我怀疑……生活的压力其实每个人都一样”。

  李泉认为,除了创作者的内因,伟大的作品也离不开外因的激发:“你有没有发现,类似《We Are the World》的歌现在很少有,人们表达的多是非常自我的情感。”

  在实体唱片被抛弃的当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甚至没有耐心用三四分钟听完一首歌,碎片化的短视频平台成为年轻人享用音乐的速食餐台。李泉自然也观察到了这种现象,他不无庆幸地表示:“我在事情还没有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之前,就离开了市场。以前当歌手,还比较在乎市场的反应,2007年以后,我就不再以歌手身份跟唱片公司签约,完全只做自己喜欢的音乐。我还蛮幸运,十几二十岁进了唱片公司,想出名,想表达自己;三十多岁就摆脱了这种心态,去追求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业;四五十岁的时候,很自然地靠着自己积累的作品和经验,更灵活地去生活,从而避免掉很多压力。”

  如今的李泉,可以在音乐的世界里做一个任性的老男孩,他对羊城晚报记者表示:“从小到大,我喜欢的音乐形态有很多,所以我现在同时拥有三个不同的乐队:爵士的、完全电子化的、比较偏流行摇滚的。我现在很自然地跟做不同音乐的朋友玩。”

  “要有信心,好音乐一直都在”

  虽然这些年看到了不少变化,但李泉也对音乐行业表达了十足的信心:“我年少时从事的唱片业,现在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唱片、唱片公司都在渐渐消失。跳出来看,唱片业其实是一个短暂的新生事物,几百上千年以来,从没有断过的一直是音乐本身。所以,我从不担心未来会没有好音乐——每一代人都有表达的冲动,都要去写、去听。”

  李泉曾经笃定地表示过:“未来十年二十年,中国一定会出现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歌手。”他承认,他这辈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道的音乐人,普遍有一颗热血和执着的心:“我想要把中国的音乐带出去,想要让外国人承认我们的音乐。”但这些,他觉得现在的年轻音乐人似乎不太在乎,“大家都躲在一个游戏背后就好了,不会去想太远的事情”。

  站在过来人的心态上,李泉也对年轻人充满理解:“我们做音乐的人都会经历心态上的起起伏伏——梦想,失望,再梦想……再过十年二十年,年轻人对当下的状态厌烦了,他们可能会反思自己,又进入到另外一个心态和状态。这种文化的回潮,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存在。”

  “套路化的东西,我还不太会”

  1969年生人的李泉,已迈过了五十岁大关。在已是中年的年纪里,依然能保有几分让歌迷认可的清新感,“油腻”是否是李泉在刻意警惕的事?

  对此李泉认为,人生活的状态和唱歌的状态类似,都需要保持一颗真诚的心,少些套路。他说:“就像我们批评歌手时常用一句话:‘你唱得好油。’我觉得这种音乐上的‘油’跟大家口中的‘油腻’是意思相近的——当一个人自以为很了解社会,用公式化的语言和装扮,套路地对待这个世界,就会形成一种所谓的‘油腻’。”

  李泉自信地说:“我觉得我虽然是一个十足的大叔,但是我可能不是大家口中的那种‘油腻男’。为什么?这么多年,可能其他东西我都学会了,但套路化的那些东西我还不太会。”

  2021年,李泉的人生还迎来一件大事:7月26日凌晨,李泉主动在个人社交网站上分享了一张婴儿的照片,并配文“前仆后继”,宣布喜获麟儿。李泉突然宣布“当爸爸”,令包括丁薇在内的音乐圈好友都颇为震惊,众人在送上祝福的同时也纷纷感叹:“保密工作做得不错!”“这可真的是惊喜!”

  在52岁的年纪成为一个父亲,李泉的心情是怎样的?李泉大方跟羊城晚报记者分享:“我算是一个后知后觉、也蛮晚去做这件事(当父亲)的一个人。但是,我觉得现在的年纪对我来讲正好,我在之前确实没有太多的准备。我并不想在三四十岁、大家都觉得应该去做父亲的那个年纪,随波逐流地去做。那个时候,对于这件事我也不认可,我觉得可能会影响到我的生活,影响到我对作品的感觉,影响到我的冲动,影响到我的热情……你会想很多这类东西。”

  如今,新生命的到来,让李泉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欣喜:“当他来了以后,你会觉得真的很好。一个新的生命会在我这个年纪带来很多新东西。我现在不可预测,他的到来会给我未来的创作带来哪些改变,但可以确定的是,一定会有改变。这是一件非常自然的、非常好的事情。”

责任编辑:刘涵越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