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她在《我和我的父辈》里饰演“希望”

张天爱:吴京教我“生孩子”,他说他有经验

来源:羊城晚报
2021-11-30 14:52:24
类似|咪乐|直播app 事实上,长江汽车早已在燃料电池汽车这个风口上形成深度布局,致力于正向开发更安全、更舒适、更方便、更经济的最符合客户需求的全新燃料电池乘用车,占据了产业发展的制高点。

原标题:她在《我和我的父辈》里饰演“希望”(引题)

张天爱:吴京教我“生孩子”,他说他有经验(主题)

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

在国庆档大片《我和我的父辈》中,很多人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说熟悉,是因为近年来多部主旋律作品《建军大业》《中国机长》《中国医生》《在一起》里都有她的身影;说陌生,是因为她这次把自己“折腾”得完全不似人们印象中的模样。

张天爱,饰演《我和我的父辈》之《乘风》里的“大春子”。为了片中不多的戏份,没有生育经验的她每天24小时戴着假肚子。她说,她这次演的是“希望”。

A

身边人都说够了,我说“再狠一点”

羊城晚报:《我和我的父辈》之《乘风》讲述的是冀中骑兵团用血肉掩护军民撤离的故事,你扮演村民大春子。介绍一下这个人物吧?

张天爱:大春子是一位英烈家属,她也是孕妇。在经历撤退的种种困难时,她还完成了生孩子的任务,因此她在片中也是希望的代表,因为她孕育了新的生命。

羊城晚报:你这次的造型突破很大,皮肤、嘴唇甚至牙齿是不是都进行了“化妆”?

张天爱:对,前期定妆反复定了好多次,包括皮肤、牙齿甚至眉毛的形状。一方面导演要求非常高,另一方面我最初看到定完妆的样子,觉得还不够。我希望能整个打破我本人的面部特征,譬如那个一看就属于张天爱的英气的眉形。这个过程挺难的,但最终做到了,对我来讲就是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情。作为演员,不就是要突破自己、塑造人物吗?我有这样的欲望。当时身边人都说“够了”,就我在说“再狠一点”。因为我天天对着镜子看自己嘛,我特别知道这还是不是我自己。

羊城晚报:你未曾经历过孕妇的状态,有没有向身边人取经?

张天爱:出演这个人物最难的就是我生活中没有孕育过孩子。而且我演的大春子在即将生产的过程中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她的身体承受程度已经到了一个极限。我采访了身边的人,包括妇产科的医生朋友,来揣摩孕期到底是一种什么反应。我一直觉得演员在扮演一个角色的时候,演的应该是过程,而不是直接给一个结果。所以我希望尽可能调动自己的身体,去让自己以及观众相信。

羊城晚报:从电影里你的表现看,你跟你的“肚子”相处非常自然。

张天爱:进组之后,我就开始天天戴着一个大肚子,几乎是24小时地戴着。结果第一天,我关门的时候就把肚子给夹了。当时我还在演员群里报告大家:哈哈哈,我把孩子给夹了!后来我从张家口中途回了一趟北京,也是一路上戴着肚子,下车之后把工作人员都吓一跳。他们有的人很久才见我一次,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就吓到了。我一看大家反应那么大,就觉得自己成功了!

等戴了两三个星期肚子之后,生活中就已经很自如了。有天晚上我约了导演吃饭,赶紧把肚子拆了才去,怕被拍到。剧组也有保密协议,每天收工都被叮嘱:不要被拍到啊!真的压力好大。所以,真的等到我怀孕那天,我肯定不会瞒着,我一定要光明正大。偷偷“怀孕”真的太累了!

羊城晚报:看得出你突破自己的决心很大,很期待观众认可这个角色吧?

张天爱:最后能够把张天爱改变成什么样,观众是否真正认可大春子,还要看我的表演如何。但对于我来说,既然有想要改变的心,那就努力地去做吧。可能没办法一次成功,但怀着这样的希望和方向一步步努力,相信总会越来越好。

B

吴京心思特别细,导文戏也很厉害

羊城晚报:《我和我的父辈》的《乘风》单元是吴京担任导演,你俩是第一次合作,他在你心中是一个怎样的导演?

张天爱:认识京哥之后,我才发现他是一个特别事无巨细的男人,所有细节他都看在眼里,包括我们戏服的扣子该系几个。他特别操心,我觉得他就不安于在监视器那边看着。(笑)

羊城晚报:这跟你过去了解的吴京反差特别大吧?

张天爱:印象中京哥就是武打明星嘛,没想到他导文戏也很厉害。还有,他很真实,是那种镜头前后一模一样的人。这一点我自己都不一定做得到,他让我特别服气。

羊城晚报:吴京和吴磊的父子组合,这次也是个不小的看点。从你在片场的观察看,他俩有多像父子?

张天爱:我在现场就能感受到剧情带来的信念感。我觉得他们俩不光有父子情,也有战友情和兄弟情。

羊城晚报:说说你自己这次出演《乘风》时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吧?

张天爱:那肯定是京哥教我生孩子的戏。拍摄现场我躺着,镜头对着我,他作为场外指导,就站在产科医生该站的位置,不停地喊:使劲!再来!把控我“生孩子”的节奏。两边演产婆的演员都被他吓到了。反正他说他在生孩子这件事上有经验。

羊城晚报:当时会有尴尬感吗?

张天爱:顾不上了。真的着急,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要生了!那个劲儿使得,血管都快爆掉了。“生孩子”真的太累了!

羊城晚报:你会怎么给观众推荐《我和我的父辈》这部电影?

张天爱:我觉得大家都可以去看看,从《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我和我的父辈》这些影视作品里,了解祖国的强大,了解家乡的魅力,了解我们身边这些平凡又伟大的人。

C

这种“小角色”,我有机会还要再演

羊城晚报:这些年,你出演了不少主旋律电影和剧集,《建军大业》《中国机长》《中国医生》《在一起》以及《我和我的父辈》等。这类作品角色竞争相当激烈,你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特质被导演认可?

张天爱:我觉得因为自己很幸运吧。每一次接到这样的“任务”,都会有一种油然而生的骄傲感和自豪感。我会称之为“任务”,不是被迫执行的意思,而是有一种庄严的使命感。其实我家老人也参加过抗战,我能参演这样的题材,也是在跟我的祖辈对话。

羊城晚报:《中国机长》是一次对主旋律作品拍摄手法的突破,影片后来收获了逾29亿元票房。这也是你第一次拍摄主旋律电影,当时是怎样一个契机?

张天爱:那部戏我差一点就错过了!当时我正好在比利时工作,快到年底了,我就跟团队说,我请大家一起去冰岛旅行吧!报团、交钱、约车,连行程都做好了,我突然接到《中国机长》的邀约电话。当时跟我说的只有五场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就得去。我就跟团队说,你们去玩,我先回去,我想参演。《中国机长》是一个特别好的开始,有了《中国机长》,后面才有出演《中国医生》《和平方舟》《在一起》的机会。

羊城晚报:《中国医生》同样是一部主旋律群像作品。很多人对你的一场戏印象深刻:最后方舱病人都痊愈离开后,你饰演的护士整个放松地瘫倒在空病床上。

张天爱:身处那样的环境,身穿那样的衣服,那就是我当时当刻的感受。其实很多时候演员进入角色不是靠演,而是靠感受。我小时候不太懂演的时候,总是喜欢张牙舞爪。但现在我明白了,只要你自己相信,即使你面无表情,观众都能接收到你的心境。所以你就做一个真实的人、一个不说谎的人就好。

羊城晚报:你怎么理解在“大戏”里演一个“小角色”这件事?

张天爱:一部戏里会有各种各样的人物。我觉得“小角色”就像螺丝钉,看着不起眼,但盖房子的时候你要是没拧紧,房子就可能塌掉。这种“小角色”,有机会我还要多演点儿!

D

跟袁泉学“控场”,跟陈坤学从容

羊城晚报:以海军医疗船为题材的电视剧《和平方舟》还没播出,很多观众都很期待。在其中,你饰演女军医路阳,这个角色是否会更多体现你的英气?

张天爱:《和平方舟》是比较有挑战性的一部戏。过去我一直在演护士,但这次是个副主任医师角色,在角色的知识储备上有区别。我一开始就给袁泉姐打了电话,我说“姐,我‘换工作’了”,请教她怎么拿捏尺度。其实我揣摩角色的时候,反复看的就是她在《中国机长》里演的乘务长。我觉得她身上有一样东西特别值得我学习——她能给人信任感,在《中国机长》里她做到了“控场”。我演医生,在遇到病人焦虑情绪的时候,也要有信念感,让对方放下担心。

羊城晚报:在体现医护人员的专业性方面,你应该越来越有经验了吧?

张天爱:在医学领域,我们现场有非常专业的医生陪同。我们每天都在向他们学习,包括做手术都在看、都在学。我现在已经不晕血了,以前怕的都不怕了,虫子也敢抓了。感觉自己就跟“兵蛋子”似的,练出来了。(笑)

羊城晚报:在《和平方舟》跟陈坤合作的感受如何?

张天爱:他是我偶像,从《月半弯》(注:陈坤2004年发行的单曲)开始吧,就超级喜欢他。这次知道跟他合作,兴奋得不得了,就是遗憾没有演情侣。(笑)

坤哥是一个能量很强的人,你看他微博就知道,他很会表达自己,很会感受人生。你跟他聊天的时候,会放下心中浮躁的气息,感觉自己变得更从容。

E

从小独立生活,演“阿麦”很有共鸣

羊城晚报:介绍一下正在拍摄的作品《阿麦从军》吧?当年从《太子妃升职记》开始喜欢你的一些观众,应该也很期待再看到你的古装作品。

张天爱:这部戏公司筹备了三四年了,好饭不怕晚嘛,我觉得自己也到了一个挺好的阶段来拍它。这是一个很正能量的题材:一个非常独立、非常勇敢的女生,要完成她自己的使命。

羊城晚报:阿麦这个角色对你来说,最大的难度在哪里?

张天爱:阿麦十岁就开始独立生活,为了保护自己,她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男孩。这导致她长大之后行为举止都很男人。我的难点就在于,其实我是在演一个男孩,但我又不想让观众意识到这一点,分寸感特别难拿捏。

羊城晚报:《阿麦从军》和《和平方舟》,你领衔的一古一今两部新作,角色都是“卸红妆,披战袍”,这是否也是你性格里的一面?

张天爱:确实,我从小就很独立。前阵子还有一部戏,我没去,推掉了,因为是讲家庭生活的。对我来讲,我的家庭生活简直就是个空白,平时演戏的时候涉及家庭,我也总觉得自己演不好。我爸妈是开饭馆的,就是那种土菜馆。人家的家里都有客厅和卧室,进屋要脱鞋,我没有这个概念,因为我从小睡的就是客人吃饭的房间,看饭店大厅里的电视,客人在吃饭我就在旁边桌子写作业……如果你现在把我放到一个饭店里,无论是前台还是厨房,我都可以立刻开干,一天都不用培训!

羊城晚报:听说你的粉丝对你的要求很高?

张天爱:对,我的粉丝对我要求可高了。有些粉丝甚至自己写剧本,写完就扔给我:给,为你写的。我就是事业粉多,想娶我的不多。(笑)

羊城晚报:这两年你工作很拼,有休息或充电计划吗?

张天爱:我想带团队回一次我的老家,让他们看看我生活的地方。我觉得彼此深入了解是有好处的,包括最近我也在安排更多机会让他们到现场探班,让他们了解我平时都在做什么。

这次拍完《阿麦从军》之后,我也会拿出一些时间回归到生活。保持对生活的好奇,多学一些技能,说不定哪天就会用到戏里了。我在拍《我和我的父辈》的时候,其实戏份没那么多,但我全程都在剧组里。京哥给大家提供了马,我每天练六到八小时,虽然很累,但我很快乐。这是我在工作之余感受生活的方式。然后到了《阿麦从军》剧组,我发现自己骑马比好多男生都熟练,就觉得自己特别厉害。(笑)

羊城晚报:未来还有什么“小目标”?

张天爱:继续找像阿麦这样帅气的角色!我觉得随着阅历的增长,我一定会演得一部比一部更有力量的。这样的戏拍一部怎么够呢?!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
百度